新时时彩易位法
瞭望智庫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中文站 | EN

岳飛海內外形象文化尋蹤

鞏微 |

發布日期:2019-10-16

從古到今,從國內到海外,岳飛和精忠報國成為一種被人們反復研究、汲取養分的民族精神。

岳飛的精忠報國精神在哪兒?在他的故事里,在他的書法和詩文中;在一處處留下他足跡、身影的地方,也在人們追懷他的廟宇、祠堂里;在民間傳說里,也在反復釋讀他的影視作品中。

從古到今,從國內到海外,岳飛和精忠報國成為一種被人們反復研究、汲取養分的民族精神。

國內學界研究綜述

首先是岳飛學界研究范式與脈絡。

岳飛研究會會長龔延明與岳飛后裔岳朝軍匯編的《岳飛研究論文集匯編》一到五卷共收錄133篇論文,是囊括海內外學者研究成果的集大成之作。馬強2013年《“岳飛學”構建的初步思考》,全面總結了迄今為止各個領域從各種角度對于岳飛的研究。

中國人在800年歷史中以何種心態與方式看待岳飛,是借以觀照當今岳飛形象的基礎參照。

其次是岳飛“盡忠”的爭議研究與心路探討。

前人論述中傾向于將岳飛與關羽、諸葛亮等其他英雄人格進行對比觀照,從而發現岳飛的自我定位是與遠古圣賢取得道德通聯。岳飛不僅曾明言希望在史冊中與“關張輩同列”,而且在獨宿武侯祠時曾在夜雨中秉燭細觀壁間《出師表》而“不覺淚下如雨”“竟不成眠,坐以待旦”。

近來也有少數著作從文明長河的宏觀立場與歷史分期,來探究岳飛在五千年歷史的后半期,于華夏民族心理結構中所注入的是何種新鮮血液與光明元氣。如程萬軍的《華夏魂》;王云蕭在近年來最完整總結岳飛文化的著作《岳王》中提出:人類的史觀,應糾正以事功來衡量的成敗觀,而恢復《春秋》以“心法”為根本的是非觀。精通《春秋》的岳飛本人也曾言“臣別無他常,粗知義命”。“義命”正是王云蕭借模擬岳飛之口所詮釋的“忠”之真正對象是“道統與大義”與“自心不屈不撓的正大標準”。

強金國指出,岳飛一生言行無不貫穿著以“天”為安身立命的道德本源,以“天日昭昭”為監督自我道德是否“自誠不欺”“知天事天”的判斷標準,“文官不愛錢,武官不惜命”等誓言正是他心中“天道”信仰一以貫之的體現。岳飛被許多學者認為所具有的儒家美德,實為他追尋天道而對自己情緒自我約束的結果,而并不是他內在全部人格的真正表現。王曾瑜等學者也指出,岳飛兼有儒、道、佛三家人格。

第三是岳飛的民間記憶研究。

孫江“記憶之場”課題組曾在岳廟隨機采訪39位游客,對于“抗金”“死得冤”等同質性回答,孫江深感失望。事實上,大眾的反應與學者的修史范式互為因果,現代學者多將“歷史信仰”與“歷史研究”當成兩個毫無關聯的范疇,對岳飛等歷史人物的“科學解剖”式研究與古人“因事而悟其義,因義而興乎感”的知行合一、學問與信仰一體的觀史方式已經迥乎不同。

對岳飛記憶的勾勒與保藏方式還包括人際傳播與口碑傳播,岳飛結交的天下士人多與岳飛形成同心同德、傾心拜服并為之盡心竭力出謀劃策的良好關系,秦檜等人深知這一點,對他們進行殘酷迫害,更多士人因懼怕引火燒身而主動禁口并焚毀自己文稿中與岳飛相關的記載,因此能直接體現岳飛鮮活風貌的第一手資料幾乎湮沒無考。至今能見的同時期資料僅有岳飛幕僚之子根據父輩口述的岳飛生活片段,以及朱熹、洪邁、陸游等聽說的岳飛事跡等不甚確鑿的二手資料,對今天的岳飛評價帶來極大缺憾。

近年來,岳飛評論中出現一種“你憑什么能證明自己精忠無私”這種對人性的不信任。一個簡單辦法是看看同時代不同群體對他的信任度,而很多人出于選擇性注意,將岳飛與天下高尚士子廣結善緣這一重要事實徹底屏蔽于公眾話語之外,甚至臆斷“當時文官沒有一個說他好話的”,從而產生對岳飛人際環境的錯誤想象(如“死于搞不好關系”)的粗暴判斷。

岳飛在西方的學界研究與跨文化傳播

1、政治視角

大陸史學界對海外學者的岳飛研究與傳播情況甚少關注,鮮有翻譯引進。美國亞利桑那大學等機構的一些華裔教授對岳飛“忠”等思想的剖析,所采取視角與口吻較為客觀乃至漠然。2007年,學者Paul Ropp為有意學習中國歷史的學生開設的研討講座History and Asian Studies,關注中國古代知識精英與政治權力的關系。介紹了一些歷史上的著名人物,其中就包括岳飛。

有學者強調當時文官的精英資歷,認為他們所受訓練與唐朝相比變得“非常復雜”;同時,岳飛“未受高等教育、農村出身的外來者”身份使得他的理解力無法適應這種復雜性。另一方面,也指出岳飛由于是“自我教育”因而其理想與行為方式不像他所在時代的人而是更像唐朝人或傳統儒家。費正清(John King Fairbank)主編的《劍橋中國史》(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評價岳飛為天才軍事家和愛國者,說岳飛“忠君”,將岳飛北伐等主戰行為定性為“不現實的、激進的”。卜正民(Timothy Brook)主編的《哈佛中國史》則對宋代成就充滿贊譽。他們的描述重心在于當時文臣對制度的鞏固。

2、民族視角

岳飛“符號”的建構,從民族角度研究岳飛所采取的框架與得出的結論較為同質化。有美國學者對岳飛與鄭成功從地方性民間崇拜提升到全國性進行了研究;德國紐倫堡大學漢學家Marc Andre Matten做了關于岳飛崇拜之建構的研究;民國年代曾任教北京大學的德裔美國漢學家衛德明(Hellmut Wilhelm)專門寫了一部《岳飛傳》,他認為岳飛承受了嚴酷的考驗,其“生命就這樣了結了,但是他在中國歷史及傳統上所扮演的角色,卻沒有了結”。西方一些漢學家則通過對南宋忠臣群像的剖析,駁斥了一些現代學者一味抨擊近代以前的中國人缺乏抵抗外來統治的民族主義意識,指出他們沒有注意到“文化能否存續”“為來者保存歷史”才是古人心系的歷史使命。

3、文化視角

一些西方學者頗能領悟中國“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的文化傳統,將“世亂”與“忠臣”結合起來思考,一方面,他們發現古人對于“亂”的感受與紓解并不局限于一時一地一人,而是縱橫溯徊于廣闊的歷史時空;另一方面,他們對“忠”的解讀是觀照不同個體在陡然遭遇變亂時的心理調適與行為反應。

戴仁柱(Richard Davis)認為南宋忠臣自殺殉國在于他們“極力想證明自己作為男人的德行與氣概”。田浩(Hoyt Cleveland Tillman)則覺得這種解釋“有點過分”,他更愿意從“超乎尋常的心理創傷經驗表達”來體貼地理解他們。

他發現了三種創傷與其修復類型:第一種,南宋忠臣中“既不能戰又不能逃”的人,表現出“往內指向自己的”暴力行為,即大規模自殺殉國。第二種,南宋后期領導者們“無法鎮定下來”,田浩認為不要只是指責他們,因為這是一種人們處于“創傷性情境”中通常表現出來的“意志或能力的麻痹”。對于文天祥等人代表的第三種創傷與修復類型,田浩與謝慧賢(Jennifer W. Jay)、奚如谷(Stephen H. West)等人通過詩歌進入這些忠義之士的內心,認為文天祥自己含蓄的答案可以在《正氣歌》“以身殉道不茍生,道在光明照千古”等自白中找到。

西方漢學家孜孜探討文天祥等“如何克服創傷”或“給后世留下什么遺產”的問題。他們總結道,這些忠義之士能夠超越其經歷的創傷,是懷揣一種對歷史文化的使命感與對“世喪道不喪”的堅定信仰,以身體力行激勵人們回到宋以前那種尚武、自律的文化典范,給后人留下可以“歸仰”與“識正”的道統命脈。

4、武學視角

一些西方人對岳飛系金翅大鵬鳥轉世的“超自然”出身以及神勇力量的來源具有興趣,關注范圍包括岳飛與佛家形意拳、道家太極拳、華佗五禽戲、中醫養生學等的內在淵源。Meir Shahar發現岳飛戰略力量與《易筋經》的關聯。Stanley E. Henning指出岳飛將這些氣功融入岳家軍日常訓練,以用于強身健體。歷史學家卡普蘭(Edward Kaplan)在1970年的博士論文中對岳飛與其師父武林高人周同的關系極感興趣,譬如通過岳飛對師父如父般的誠摯祭祀而認為這標示他“成為一個負責任的男人”。英文論壇“historum.com”中也有不少岳飛武術的資料。

5、文藝視角

一些西方研究者通過兩個途徑接觸岳飛故事:首先是明清小說研究專家儒伯(Robert Ruhlmann)1960年代在“Traditional Heroes in Chinese Popular Fiction”中將《說岳全傳》介紹給西方;其次是楊鐵梁(Yang Ti-liang)于1990年代根據《說岳全傳》完成翻譯“General Yue Fei”。

此外還有作為1980年代耶魯大學研究生畢業作品(2016年在中國公映)的岳飛歌劇。國際知名暢銷書作者Guy Gavriel Kay新近出版的玄幻小說“River of Stars”中,男主角Ren Daiyan直接取材于岳飛,女主角則脫胎于李清照。Kay曾參與整理J.R.R.托爾金(《魔戒》作者)的史詩神話,那種瑰麗世界在“River of Stars”中作為主人公活動的恢宏舞臺中有所投影。

英文維基百科中“Yue Fei”詞條內容豐富,包括岳飛性格、教育訓練與家庭關系,對岳飛的戰績則一筆帶過。西方人對于岳飛的一些細節如“刺青”頗有興趣。《女勇士》中即有母親在女兒背上刻寫“保家衛國”的情節。有趣的是,英文占星術網站“astrotheme.com”對歷史名人進行所謂命理分析,不僅分析岳飛具有“白羊座”的熱情,還評估岳飛人格特質為“火命”,火命賦予他直覺、能量、勇氣和自信,就算天崩地裂,仍會憑卓絕意志前行以實現夢想。

岳飛在日本等東亞國家的研究與文化傳播

日本民俗學者千田大介提出,岳飛在民間原是作為驅魔之宗教儀式的“鎮魂物語”,在明末轉變為娛樂大眾的“英雄物語”。

被認為相當于“日本金庸”的“架空歷史小說”鼻祖田中芳樹,撰有論文《長江之旅——從秦良玉到岳飛》,他在《中國武將列傳》里提到日本史上對岳飛的描述是“全身充滿忠義”,認為岳飛、文天祥的感人之處在于其“無論受到什么苦都不曾變節、并未因一般的價值觀而改變其志向”,但他認為“忠”本屬于“士大夫的德行”,而百姓只需按時納稅與守法即是好國民。

池田大作則在探討中國古典小說的要旨時,將“忠”列于“義”這一“不可欠缺的秩序感與正道”的范疇之內,不理解“義”則無法真正把握“忠”,他贊賞中國人的正義、仁義、忠義、恩義、信義、道義等每一種都是具有“人倫香氣的漂亮名詞”。此外,日本人對人物的品鑒格外關注其“死亡方式”,池田大作以岳飛“死于非命”而“茍活”的秦檜則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來說明有時“成敗”需要上千年才可論定。岳飛在日韓與東南亞得到傳播、尊重與祭祀是一個為大陸學界忽視的現象。

據報載,新加坡、韓國等國的岳飛廟里常有民眾進香膜拜;新加坡部隊、中小學教室里都寫著“精忠報國”。朝鮮半島在17世紀后半葉或18世紀前半葉,將岳飛配祀于諸葛亮廟。

岳飛對日本的影響肇始于幕府時代,當時日本把南宋英雄們和日本武士道聯系起來作為修身“鏡鑒”,迄今日本各地圖書館里都有《岳飛傳》供讀者借閱;家庭主婦也喜歡背誦“詩吟(しぎん)”中收錄的岳飛詩詞,并以岳母刺字的故事教育子女。日本人對諸葛亮、岳飛等人的謳歌不重其“才”而重其“魂”,感動于那種一生忠貞不渝、獨木擎天的人生態度,為“鞠躬盡瘁,死而后已”而流淚。

中國史專家林田慎之助曾稱諸葛亮的一生為“花之生涯”,此花來到世上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人刻骨銘心地感動、讓人懂得生命崇高的存在,而這一切的代價,就是在最燦爛的時候揮手作別,把風塵、滄桑與痛苦悄然帶走,在身后留下整個春天和延續千年的思念,此評價幾乎也是岳飛、岳云一生的完美注腳。

日語版《精忠岳飛》宣傳海報上稱岳飛是“最后的勇士”。日本教科書《世界歷史》中強調岳飛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英雄”“凌駕諸葛亮之上”,認為秦檜雖以“和平論”來辯解,其莫須有等罪行是“無論如何不能饒恕的”。

日本諸多著述總會強調秦檜跪像被游客鞭打與唾罵的行為是“贖罪”。值得注意的是,日語中對應“日奸”涵義的詞匯更多是用“里切者”(背叛者),這也是他們厭憎秦檜并視其為“極惡之人”的最重要原因,即出于內在的欺詐而背叛同胞。

日本廣島大學教授寺地尊在1982年《岳飛之死》等論文中的結論“南宋軍隊國家化”,常被當下一些“岳飛有害論者”斷章取義地引用,借以指責岳家軍的存在妨礙整體國防利益,但是,寺地尊進而分析南宋收兵權舉動實質是“放棄了民族全體性”,以維護“江南國”為存在前提。2005年日本講談社《中國歷史》中也指出高宗、秦檜通過操弄科舉來爭取對議和求安的支持,實與江南士大夫自身利益與消費生活有關。這也反向證明了岳飛致力于修補“金甌缺”、不愿意放棄對淪陷區同胞的責任,因而享英雄之稱實為當之無愧。

與岳飛相關的影視作品

首先是電視劇。

岳飛的海外形象主要依靠中國媒體在“外網”的宣傳和海外媒體對岳飛的宣傳,在著名的視頻平臺YouTube上,我們搜索關鍵字“yuefei”,可以看到出現的是The Patriot Yue Fei(精忠岳飛2013)。

該劇著重描寫岳飛從一名普通士兵成長為抗金軍事統帥的傳奇故事。岳飛少時受到其師周同的教導和訓練,致力于收復失地,拯救百姓于水火,經歷20年奮勇抗金,數百場戰役,屢次打敗金兵,但最終遭奸臣秦檜迫害,死于風波亭。

這部歷史題材的電視劇,除了用傳統的敘事手法,還加入了許多傳奇、演繹、戲說等成分的內容,在挖掘歷史性和人性的同時,增加了許多娛樂性和趣味性。看似是歷史人物,但經過演繹又不太貼合歷史,當然這也正是當代一些電視劇的共通之處。此外,這部電視劇起用享譽海內外的著名評書表演藝術家劉蘭芳,在劇中本色出演宋朝說書人。電視劇里的說書和之前的評書不同,并不是以講故事為主,而是兼具評論、主持、解說等功能。

整部電視劇并沒有以岳飛少年時期經歷的苦難為開端,而是一開始岳飛就已是經驗豐富的戰士,在跟隨劉韐求救兵這一幕中,就體現了岳飛的智勇雙全。這樣的情節設置更具有緊湊性,在看似平淡的情節下,故事的發展仍然跌宕起伏,在最短的時間內,人物給觀眾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

此外,電視劇《精忠岳飛》也有不足和缺陷,例如部分情節拖沓、穿幫鏡頭眾多等等,還有許多歷史常識的失誤。當然,遭到最多吐槽的還是這種英雄劇中的愛情問題,岳飛和李孝娥、吳素素,秦檜和王氏,韓世忠和梁紅玉,高寵和高楊氏,金兀術和翎兒,在這樣一部英雄史詩般的電視劇中卻無時無刻不在表現愛情。

當然,這也不能完全怪導演和編劇,因為加入這些感情戲可以使人物形象更加豐滿,而更重要的是,滿足現代觀眾的審美和需求,如果僅以歷史說事,沒有觀眾欣賞,那再好的劇也達不到宣傳和表達的效果。所以,即使有觀眾吐槽,也無法改變《精忠岳飛》這部雅俗共賞的電視劇,在獲得高收視率的同時,也使得岳飛故事成為一段時間的社會話題。

精忠岳飛的英語譯作The Patriot Yue Fei。Partriot中文譯作愛國者,說明這部劇的核心是弘揚名將岳飛的愛國主義精神,我們可以在電視劇的下方看見播放次數(第一集最高達40萬次)和全球網友的評論。一些來自中國的網友對這部劇持消極態度,認為沒有拍好,但是外國網友都對這部劇贊不絕口,下面節選了部分外國網友的評論:

Please,please,can we have English subtitles for all episodes?Thank you so much.

Watching this without understanding much. But still,awesome drama!!

It’s an awesome drama,but can’t understand! Admin can you upload English subtitles?!

Yue Fei had a teacher called Zong Ze,and he also has 5 best friends,called Wang Gui,Zhang xian,Niu Gao,Tang Huai,Shi Quan,and more.

評論大都認為這部電視劇很好,但是因為是中文版,并且沒有英文字幕,所以很期待能發布有英文字幕的版本。

除這部電視劇外,早在1988年11月,就有40集電視劇《八千里路云和月》在臺灣播出,講述了宋徽宗二年,大宋江山內憂外患,國力漸弱,民不聊生,此時中原大地誕生了英雄岳飛。他率張顯、王貴、牛皋等英雄,展開了一場波瀾壯闊的英雄偉業。為捍衛民族尊嚴,匡復宋室,殫精竭慮、英勇奮戰,威震中原,使得金人聞風喪膽。內與大奸臣秦檜、張邦昌,外與金人強敵展開殊死抗爭。該劇場面浩大、制作嚴謹、內容精彩、品質考究、劇情曲折、感情真摯。

其次是電影。

最早的和岳飛故事有關的電影應該就是由嚴夢導演、吳楚帆、林楚楚、馮峰主演,由新中國影片公司發行的電影《岳飛》,該片于1940年5月10日在中國香港上映。同期上海電影制片廠導演吳永剛也拍攝了一部《盡忠報國》,又名《岳武穆精忠報國》,由劉瓊、徐莘園、夏霞主演,是一部黑白片。

但由于年代久遠,那時的聲像保存技術有限,在網絡上已經無法觀看到這兩部電影了。

1962年寶寶影業公司、星光公司和華藝娛樂制作公司拍攝了胡鵬導演的粵語黑白歷史片《岳飛出世》。1984年北京電影制片廠拍攝了由奎生編劇、汪宜婉導演的彩色戲曲片《岳云》,電影講述岳飛兒子岳云的故事,其自幼練武習文,在金兵偷襲岳家莊的危急關頭,岳云帶領家將、村民殺敵退兵。

由王芝瑜導演的中國香港動作片《岳家小將》,于1984年上映,片長89分鐘,由尋峰、魏巍、張安繼、黃駿、沈煒等主演。電影講的是公元1127年,金邦女真國掃南大元帥金兀術入侵中原,擄去徽、欽二帝。南宋大將岳飛領兵抗金,卻被困牛頭山,岳云與金兀術所派金彈子、銀鈴子激戰,銀鈴子被岳家人感動,私放岳震,卻不幸被金彈子射殺,最后岳母親送孫子岳云上戰場,直奔牛頭山,相救岳飛。

影片《自古英雄出少年之岳飛》于2012年1月23日在全國各大院線上映。這是一部講述岳飛少年時期成長的喜劇功夫片。北宋年間,岳家莊開辦學堂,先生周同收岳飛為徒,教其武功。周同昔日的徒弟史文恭綁架了周遙,逼周同交出武功典籍。岳飛帶領小伙伴巧布機關,上演了一幕妙趣橫生、斗智斗勇的故事。

動畫影片《少年岳飛傳奇》在歷時兩年的制作后,終于在2011年9月上映。這部動畫大片由蔡明欽擔任導演,聯合了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中國國際動漫節節展辦公室、深圳市普騰人文化投資有限公司等公司。雖然此片的故事內容、情節離史實甚遠,但制作方敢選擇岳飛這一題材制作動畫片已是非常有魄力了。

中國內地的動畫制作本身就晚于日本、美國這些國家,我們也無法要求中國內地動畫在一朝一夕中就趕超日美,我們也要在一部一部動畫中吸取經驗,同時借鑒許多優秀的、成功的例子,讓動畫事業不斷前進。當然,岳飛故事的傳播也會借用這些手段不斷地發展。

來源:瞭望智庫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瞭望智庫緊扣“國家政策研究、評估和執行反饋”這一核心業務定位,利用新華社內外智力資源, 連接全球主要智庫,服務中央決策和新華社調查研究,發揮政治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會上形成廣泛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學術合作:韋薇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陳晶 13910894987 趙沁珩 15201538826

通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永定門西濱河路8號中海地產廣場東塔16層.100077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5 瞭望智庫(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31607號-3

新时时彩专家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