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稳赚
瞭望智庫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中文站 | EN

曾剛:優化融資結構,發展長期融資市場

瞭望智庫 |

發布日期:2019-12-04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表示:期限錯配既有長期的、也有短期可以做的,這樣長短結合,保證能夠往那個方向不斷去改善金融供給的結構,另一方面也能夠盡可能的確保當下穩增長防風險的需要。

12月1日,由瞭望智庫、財經國家周刊主辦的“第四屆(2019)中國新金融高峰論壇”在北京國際飯店成功召開。來自中國人民銀行、中央網信辦、中國銀保監會、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國務院參事室、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中國銀行業協會、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等部門和機構,以及山東青島市、湖北宜昌市等地方代表齊聚一堂,圍繞“金融業不忘初心”“新消費、新零售的變量與變局”“求解數據治理與數字化轉型”三大議題分享有識之見。瞭望周刊社總編輯、黨委書記馮瑛冰代表主辦方發表致辭。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在論壇中發表了主題演講,以下是演講實錄:

金融供給側結構改革的核心是提高金融的效率,所以我會盡量提高我講話的效率。前面很多領導已經講得非常全面了,我就不再展開。

王兆星主席講到了金融供給當中存在著八個結構問題,我就他講的其中一個結構問題談一下我的看法,看怎么樣能夠做得更好。

他講的最核心的是期限結構問題,金融和實體需求相比較,融資期限結構、長期的資金需要得不到充分的滿足,這點是客觀存在的,原因和我們的融資結構有關。融資結構大家知道,中國是以銀行為主導的間接融資體系,以銀行為主導的間接融資體系能夠提供的資金期限是受制于資金來源,就是客戶愿意存多長時間的款,決定著資產端能夠放出去多長期限的貸款,當然他會有一定的流轉性轉換功能,但是這種轉換功能會受到一定的制約,本身的流動性風險加上流動性進一步的監管。

從企業端角度來講,投資資金需要的期限完全取決于企業的生產周期,一般來講很少有一個企業說投資一年之后就能回本或者兩年就能回本,一般要非常長的時間,一個是企業對于資金需求的期限,尤其是初創階段可能比較長。客觀來看,銀行存款很少有非常長期限的,在座各位可能都沒有存三到五年期的存款,買理財更不用說了,我們理財70%以上都是在6個月以內的理財產品,想想看終端的資金供給者的期限如此短,銀行在資產端能投出去的中長期貸款的能力會受到很大的限制,這就是核心問題了。

一種情況,銀行提供中長期的貸款給企業,滿足企業的流動性需要,但是這會帶來銀行體系自身的流動性問題,銀行過去想了一些辦法,資管新規之前很多影子銀行實際就是拿來繞流動性監管和資本監管的,出了表當沒看見,這時就可以匹配一些期限比較長的債券、期限比較長的非標,但也是有風險的,因為風險客觀存在,雖然不在表內,但是會在資管新規中看到流動性風險從2013年之后會不斷地持續地出現。

還有一種情況,銀行體系的流動性減少、金融體系的流動性減少,包括資管新規,取消資金池模式,把這個期限錯配按住,但是實體端的流動性問題就會出來,這是一個能量守恒的問題,是中觀的失衡客觀存在。

從長期來看,要優化我們的融資結構,如果能真正把長期的融資市場包括股權融資市場發展起來,當然可以很好解決這個問題,目前來看,這方面也在不斷推進,包括大力促進資本市場制度建設,推動機構投資者的發展,也包括過去一段時間加快擴大開放的步伐,實際上都在推動直接融資市場的發展。

但是也必須認識到,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可能說今天搞了明天直接融資市場占比,尤其股權融資占比就上來了,但是短期內,這種適配問題又存在。那么在短期內,在長期發展趨勢過程當中我們還可以在哪些方面做一些改進,讓轉化過程當中這個失衡的問題不那么嚴重?

短期內的政策我覺得有兩個方面可以去考慮:一個方面,金融政策,尤其在流動性調控方面提高力度,提高流動性的精準調控。

這里也有兩個內容,一個是流動性風險不存在金融體系之內的就會存在企業端,所以要解決的方法也可以從兩個方面入手,一是直接對金融體系的流動性,這個不用說,今年以來我們一直保持著總量流動性的合理充裕,要保證整個流動性體系相對充裕的狀態。二是流動性供給的結構,因為現在的流動性工具很多的期限比較短、成本是比較高的,這樣讓金融機構去支持服務實體經濟的時候存在一定的難度,未來在央行這個層面上、貨幣政策這個層面上,可以探討一些中長期流動性工具更多的使用,同時擴大范圍,擴大到中小金融機構,這樣能夠有效降低這些機構中長期的資金成本,改善流動性狀況,幫助他們提升流動性轉化的能力。

另二個是加大對實體經濟流動性的投放。當然不是定向降準,我考慮可以直接推動商業票據的發展,通過加大對商業票據的貼現和再貼現,提高流動性供給的精準性,因為現在企業間的應收賬款數量比較大,這些實際上是商業信用,缺錢了所以才有應收賬款,而且交易是已經發生的,如果對這部分進行直接的定向的資金投放,緩解債務壓力問題,一方面服務支持實體經濟,另一方面也提高流動性投放的精準性,所以在我認為,應進一步提高流動性調控的綜合性,可以考慮試點或者進一步擴大商業票據的發展,構建以商業票據為基礎的流動性投放的機制。

除了金融政策這兩個方面以外,另一個方面要考慮資管新規的轉型問題。剛才于主席提到了資管新規帶來的挑戰,作為融資通道,它解決了實體的期限錯配的問題,但是帶來了金融層面的問題。轉型過程中,我們現在轉型讓它凈值化,讓它期限錯配壓下來,意味著原來的期限轉化功能是沒有的,原來它所起到的對實體一部分的支持,在轉型過程當中會受到約束,與此同時實體又有這樣的需要,還要延續。所以在大方向確定的情況下,在資管新規的過渡過程當中,怎樣根據實體的需要和金融的需要,靈活調整過渡期的政策,進行一些特定的政策安排,一方面能夠保證資管新規的方向能夠持續下去,另一方面也能夠在這個過程當中有效支持實體經濟,既有合理的需要,同時能夠降低金融風險。

針對期限錯配的問題談了一點我個人的看法,既有長期的、也有短期可以做的,這樣長短結合,保證能夠往那個方向不斷去改善金融供給的結構,另一方面也能夠盡可能的確保當下穩增長防風險的需要。

我的演講就是這些,不當的觀點供大家批評指正。謝謝!

 

來源:瞭望智庫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瞭望智庫緊扣“國家政策研究、評估和執行反饋”這一核心業務定位,利用新華社內外智力資源, 連接全球主要智庫,服務中央決策和新華社調查研究,發揮政治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會上形成廣泛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學術合作:韋薇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陳晶 13910894987 趙沁珩 15201538826

通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永定門西濱河路8號中海地產廣場東塔16層.100077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5 瞭望智庫(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31607號-3

新时时彩专家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