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新时时彩走势图
瞭望智庫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中文站 | EN

死亡上百人、洪水決堤,西日本大暴雨“暴”在哪里?

楚罹 | 瞭望智庫

發布日期:2018-07-11

西日本大暴雨引發的災害進一步擴大,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已經取消了既定出訪行程,很可能將在未來幾天親赴受災地區,對眾多災民表示慰問。一場暴雨為何造成了如此大的損失?

據報道,7月11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召開記者會稱,截至此時,在此次西日本暴雨中,已經有至少176人不幸遇難,另有79人失蹤,生死未卜。

日本財務相麻生太郎稱,今年用于抗災公共設施的預算(700億日元)及預備費用(3500億日元)共計420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250億元),“若費用不足將考慮追加預算”。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已經取消了既定出訪行程,很可能將在未來幾天親赴受災地區,對眾多災民表示慰問。

一場暴雨為何造成了如此大的損失?

一、波及13府縣,六地尤為嚴重

受梅雨鋒面影響,7月5日午后開始,強降水席卷西日本地區。

暴雨及其引發的次生災害主要波及13個府縣,其中,廣島縣、岡山縣、愛媛縣等地災情尤其嚴重。


受災區域災情及死亡原因(截至7月7日下午五點)

廣島縣

這里位于日本中國地區的中部,東鄰岡山縣,西界山口縣,南瀕瀨戶內海,北連島根縣,與愛媛縣遙相呼應。

土地面積占全日本總面積的2.24%,居日本第10位。


廣島世界和平公園

地形地貌豐富多彩,幾乎涵括了日本所有代表性的地形地貌,其中,山區面積約占總面積的73%。

地勢北高南低,在北面是東西走向的中國山地,赤名嶺和三坂嶺是連接廣島與日本海側的地區的交通要道,平原區地形狹窄。

年均降水量分別為北部1700毫米,南部1500毫米。

擁有世界最大級船塢和精湛的造船技術,可造超級大型油船和適用于任何水域的特殊船舶。工業在國民經濟中所占的比重較大,工業比較發達,機械工業在日本占有重要地位。

除汽車制造外,運輸機械、一般機械、電氣機械、精密機械的制造也很發達。代表性企業有馬自達汽車公司、三菱重工等。

岡山縣


岡山縣交通圖

這里位于日本地區的東南部,與近畿地區相接,東鄰兵庫縣,西接廣島縣,南面是瀨戶內海,北連鳥取縣。

北部主要以山地、盆地為主,中部是丘陵地吉備高原,南部為平原,總面積約7113平方公里,占日本國土面積的1.9%,居日本第17位。

年降雨量約1100毫米,為全日本降雨量最少的地區之一,全年日照時間約2000小時,被稱為“晴朗之國”。

盛產白桃、麝香葡萄和稻米、棉花,畜牧業發達。工業以電機、食品加工、化學、一般機械和紡織為主。

愛媛縣


愛媛縣松山城

這里位于四國島北部,被北面的瀨戶內海、西面的宇和海、南面的四國山脈所環繞。年均降水量約1300mm。

柑橘栽培和珍珠養殖尤為興旺,主要產業是造船、重化工業、造紙工業以及紡織產業。

下轄的松山市是四國最大的都市。

京都

這里位于日本本州島的中部,近畿地區中央以北,北瀕日本海,東接福井縣、滋賀縣、三重縣,南鄰奈良縣,西與大阪府、兵庫縣接壤。

作為日本文化的象征,傳統工業歷史悠久,分布廣大,深深根植于京都府各地。

福岡縣

這里是日本列島西部、九州北部,是九州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東與山口縣相對,西界佐賀縣,南鄰大分縣和熊本縣,北面與朝鮮半島相對。年均降水量1950mm。

漁業發達,捕漁量在日本全國居前列,印染、紡織機械、食品、水泥、釀造、木材等工業也很發達。

兵庫縣

這里位于日本列島的中央,北臨日本海,南面瀨戶內海直通太平洋,中央部位是森林和山地。平均降水量1265毫米。

作為日本西部門戶,海陸空交通設施發達,有神戶機場和神戶港,毗鄰位于兵庫縣與大阪府交界處的日本唯一24小時開放的大阪關西國際機場。

二、暴雨之后迎來高溫,民眾“生命線”遭遇沖擊

災情

大范圍、長時間的持續降雨導致河流泛濫。

岡山縣倉敷市下轄真備町境內高梁川支流小田川等河流堤壩出現崩塌,約700公頃(3成地區)區域、4600戶民宅、3000至5000人被大水圍困。


小田川決堤導致周邊大片區域被河水圍困(7月9日)

人們紛紛爬上木質屋頂想要求救。然而,受災范圍逐步擴大,只能用小船接近受災區域,給救援工作帶來了很大困難。


直升機正在展開救援

更可怕的是,在廣島、岡山和愛媛縣等地,暴雨引發的泥石流造成大量傷亡。

日本政府設立了緊急災害對策總部。首相安倍晉三要求“希望全力救人救助和引導疏散”。

岡山縣倉敷市真備町,日本自衛隊執行救災任務

雖然雨過天晴,然而,由此次氣象災害所引發的傷亡人數仍在持續上升。

傷亡

截至當地時間7月10日21點17分,據日本《朝日新聞》報道,由西日本大暴雨引發的災害進一步擴大,受災的13府縣遇難者已達158人,心肺停止1人,另有72人仍然處于失聯狀態。


死者及失聯人員分布

據日本總務省消防廳同日公布的數據,作為此番災害“重災區”的三縣,廣島縣死亡人數為58人,約4300人仍處于避難狀態,未獲得妥善安置;岡山縣死者54人,避難者約4100人;愛媛縣數據分別為26人和約1000人。

交通

此外,日本國土交通省表示,共有11家鐵路公司的28條鐵路線受損。部分鐵路橋梁出現垮塌,其重建可能需要數月之久,被洪水或泥石流淹沒的鐵路線修整也需要一定時間。JR西日本等17家鐵路公司的56條鐵路線因受損或安全考慮,暫時停運。


暴雨導致岡山縣真備鎮道路崩塌(7月10日上午8點)

暴雨對民眾“生命線”的沖擊仍在繼續。日本厚生勞動省稱,截至9日下午6點,廣島縣吳市約90000個家庭、岡山縣倉敷市約10000個家庭斷水;5100戶停電。

高溫

從9日到10日,日本氣象廳先后公布了東海、北陸、近畿、中國、九州北部和四國地區梅雨期已經結束。受災地區由高氣壓覆蓋,天氣放晴,并且將達到今年最高溫度。愛媛縣大州市氣溫已達34.8℃,廣島市中區達33.5℃。

暴雨過后,由中暑及引發其他疾病的概率大大上升。

同時,高溫和衛生間短缺可能造成避難點衛生條件的惡化,在此情況下,國家部門正式介入救災支援。當務之急是采取措施應對次生災害導致死亡,從而避免受害范圍進一步擴大。

救援

在7月10日之前,日本產業經濟省已向上述三地避難點運送了空調和簡易衛生間。

日本已經出動大約75000名警察、消防員以及救援部隊在日本中西部展開搜救行動。

厚生勞動省表示,10日正午,88支“災害派遣醫療隊”(DMAT)在8個受災縣展開救援活動。另外,在掌握避難點災民狀況的技術上,計劃在12日派遣“災害期間健康危機管理支援隊(DHEAT)”向受災民眾伸出援手。


麻生太郎

財務相麻生太郎在10的記者會上稱,今年用于抗災公共設施的預算(700億日元)及預備費用(3500億日元)共計4200億日元(月250億),“若費用不足將考慮追加預算”。

日本安倍晉三已經取消了既定出訪行程,很可能將在未來幾天親赴受災地區,對眾多災民表示慰問。

 

三、“平成30年(2018年)豪雨”,歷史總在重演


始作俑者——強降雨

據日本氣象廳監測數據,截至7日午后,素有“晴朗之國”稱號的岡山縣,在48小時內降水量高達431.5毫米,其中下轄倉敷市2天降雨量達300毫米;在25個觀測點中,20個觀測點達到歷史最高水平,另5個顯示數據達7月最高值。廣島縣內33個地方中的24個達到史上最高記錄。

雖然正處于暴雨臺風高發時期,但是如此強勁的降雨也很罕見,據《朝日新聞》稱,此次是昭和58年(1983年)以來最大的暴雨災害,因此得名“平成30年(2018年)豪雨”。


暴雨災害情況(黑色圓圈表示積水達到腰以上深度,紅色為膝蓋以上,黃色為腳踝以上,藍色為大規模積水程度)

近年來日本短時間的大暴雨發生頻率上升,據說與地球變暖引發的海平面上升及臺風大型化有關。

關西大學的河田惠昭教授提出,“人們對經受洪災涂炭之土地的了解非常少。歷史總在重演,一旦遭遇最壞的情況,如何實現信息共享?未雨綢繆非常重要!”

幕后推手——決堤

暴雨使山區蘊藏的大量地下水滲向地表,是造成決堤的主要原因。

此外,岡山大學河流工學專家前野詩朗教授表示,高梁川與小田川合流地點附近區域地形曲折造成了河水流通不暢,由此造成了上流水位上升的“回水現象”,受到阻滯的河水向坡度緩和的小田川匯集,也是導致決堤的原因之一。

據日本國土交通省資料,在這兩條河流交匯處附近,1972年和1976年等年份發生了幾次大規模的洪澇災害。不過,與兩河交匯處的“曲折”地域相比,國土交通省似乎更傾向于另一個辦法——計劃在下游開通一個交匯點,從而發揮疏浚作用,避免類似災害再度發生。該工程預計將于今年秋天的施工道路建設開始進行。

另外,倉敷市曾根據每一個洪災地區浸水程度進行區分,制作了災害預測地圖,并發送到每戶居民手中。不過,有男性居民稱根本不知道有這回事。

此輪洪災之后,國內交通省將以此為依據,在空中進行確認,地區內洪災情況與預估的相差不多。


日本當代知名的四次臺風暴雨災害

最大殺手——泥石流

日本國內相關氣象信息機構發布數據顯示:在此次西日本大暴雨災害的遇難者中,約60%死于暴雨引發的泥石流,近30%的死因是河水泛濫,超過10%是掉進河流、水渠等原因導致死亡。

注:該機構以10日凌晨兩點公布的數據(126人死亡)為基礎進行分析。泥石流死亡75人,約占60.5%;河流泛濫及水庫決堤致死33人,約占26.6%;落水(河流或水渠)致死為16人,約占12.9%。

在廣島市安佐北區的泥石流現場,水流夾帶大量沙粒襲來,造成民宅倒塌,隨泥石流而來的巨大木材瞬間貫穿了房屋的窗戶。


京都大學防災研究所河流工學專家竹林洋史教授在廣島縣調查暴雨帶來的泥石流災情(7月9日)

在瀨戶內海沿岸區域,廣島縣、山口縣、愛知縣等地有大量風化花崗巖形成的細小沙粒。

京都大學防災研究所的應用地質學學者釜井俊孝教授稱,一旦上流斜面表層的坍塌帶來大量泥沙與水緊密結合、出現了“土沙壩”,決堤后噴涌而出,形成泥石流。

京都大學防災研究所河流工學專家竹林洋史教授稱,這種風化了的花崗巖沙粒也是導致2014年廣島暴雨災害范圍擴大的一個原因——含水的花崗巖沙粒質地疏松,會像沼澤地一樣擴張開來。


廣島縣,面對被泥石流徹底毀掉的住宅廢墟,一位男子不禁落淚(7月8日)

神戶大學河流工學專家藤田一郎教授提醒,即便天氣放晴,地表仍存在相當大量的積水,在今后一段時間內,還須保持警惕。并且,地質較為疏松的低點,少量降雨也可能造成斜面坍塌,甚至引起泥石流。

客觀因素——人口與地形

上述部分受災地區處于關西地帶。

日本關西地區包括大阪府、京都府、兵庫縣、奈良縣、和歌山縣、滋賀縣、三重縣,總面積為3.13萬平方公里,占日本國土面積的8.3%。人口約2300萬,占全日本的17.1%,人口密度是全國平均密度的2.3倍。

災害發生在人口密度較大的地區,容易造成傷亡。

另外,受災區域大多處于山地,日本房屋多為木質結構,質量較輕,若建筑在有坡度的位置,一旦遭遇暴雨或泥石流,極易造成坍塌,導致傷亡。


廣島縣,警察在搜索失聯人士(7月9日)

據了解,地表下降、海平面升高及過度開發地下空間,也是導致災難的誘因。

 

四、日本面臨著新的威脅,怎么辦?

直到半個世紀以前,死亡1000人規模的臺風暴雨災害不斷在日本重演。歸功于近年來在治水和天氣預報方面取得的成就,大型洪災已經減少。

現在,日本面臨著新的威脅——地表下沉造成洼地面積增加、越發頻繁的集中暴雨、地下浸水范圍的擴大。

面對氣象災害,人們應該如何因對?

從政府層面來說,主要體現在:

*加強對堤防的管理,防止堤壩老化;

*加強災害預警機制的提前性和精準度;

*更有效的指導民眾如何應對災害,組織民眾逃離可能發生災害的區域。

從個人層面來說,在緊急狀況下,盡早行動才能最大程度保障人參安全,因此,首先,在災害發生前要想好怎么做。

單位-家、學校-家等經常通過的路線上,什么比較危險?住房位置地勢低不低?附近有沒有山崖與可能發生洪水的河流?一旦地下室浸水、水壓可能導致無法開門……

就像去年九州被捕的暴雨,突如其來的強降雨持續了幾個小時,根本沒有時間去避難點。危險步步逼近之時,誰也不能救你,所以需要未雨綢繆,根據所處環境做出相應方案。

其次,養成看天氣預報、注意氣象預警的習慣。


注意氣象預警

第三,如果發生大暴雨,早做準備,可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人身安全。

*把食物、衣服、寢具等生活必需品放到高出,以防止洪水淹沒;為防斷水,可在浴缸中存水備用。

*確認氣象信息、警報和避難指令,盡早避難;盡量避免不必要的外出,不接近危險場所。

*地下街、地鐵存在雨水灌入的風險;在浸水的道路上盡量穿運動鞋,不要穿長靴;在浸水的道路上,由于水壓,汽車門可能打不開。

*如果持續降雨,但是水位不升反降,出現浮木,是發生泥石流的前兆,出現龜裂和落石是山崖坍塌的前兆。

(本文圖文資料主要來自日本《朝日新聞》及NHK網站)

來源:瞭望智庫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瞭望智庫緊扣“國家政策研究、評估和執行反饋”這一核心業務定位,利用新華社內外智力資源, 連接全球主要智庫,服務中央決策和新華社調查研究,發揮政治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會上形成廣泛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學術合作:韋薇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陳晶 13910894987 趙沁珩 15201538826

通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永定門西濱河路8號中海地產廣場東塔16層.100077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5 瞭望智庫(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31607號-3

新时时彩专家计划